璇凌。

【森太】猫。

猫。
文/璇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致我专宰。 @木束文  

愿你的高中生涯是一段充实的时光。

愿我能在你身边,陪你走的更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伪森鸥外x黑时幼宰
私设OOC致歉
梗源空间。

【怎么让你爱的那个年轻人长大,
——死在他面前。】


飞扬的尘土,四溅的血液。
这里是阳光透不进的角落。
如果你不想沦为任人碾压的蝼蚁
那么就要踩着别人的尸体站起来。

写下这段话的人已经与我失联了
然而,不管走多远
我都不会忘记他,忘记那只猫。

他是谁?

港黑太宰治。

至于面对着屏幕写下这篇的文章是谁

你不需要知道。

说到太宰治这个人,我不得不给您提一提他。

当然,我并不清楚他的现状,我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了少年时代。

我和他相处的时代。

他仿若不会微笑,我从未看见他嘴角勾起,打个不好听的比喻,就像是一具会走动的僵尸,除了必要的行走,看不出任何的情感。

没有人愿意对上他的那双眼睛,他的异能力不是眼睛,但却足以以眼神令人畏惧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我是断然不相信一个少年的眼睛会是深邃的,但面对他,这个描述或许并不是很出格。

他的另类,他的格格不入,终是他脱颖而出的一把利器。boss很欣赏这样的人,在我们休息之余,总看得见一位少年穿梭于回廊与办公区。

毋庸置疑,他就是太宰治。

至于生活,即使是备受宠幸的他也与我们这群新人没什么不同。

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要懊悔,我和他被分在了一个寝室。

说是寝室,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区域。

能放下多少的床褥,就塞进去多少人。


你觉得环境糟糕透顶?

啊是啊,我也是这么认为。

港黑这种肥的流油的组织,对待新人的方式就是这样的?

啊,当然不会沦落到如此。

只不过作为最底层人士的我们,往往会有突发的“任务”,而多少的人肉沙包我是记得不真切了。

组织上并没有必要为这种可有可无的小角色,安排住所待遇从优。

所以,作为一个正常的“学习者”,每个人都希望着成为干部。

坐在宽敞的会议室,有着舒适的居住点,枪支弹药一应俱全,美味的饭菜,惊险刺激的任务,而这些所有的所有,便是我们每日的动力。

而太宰君貌似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每次我睁开眼的时候,他的床铺已经梳理整齐,人也是自然不见踪影。

天不亮就消失,黄昏才回来。
而每次回来他都是一副狼狈的模样。

鞋头沾满了泥土,裤腿褶皱的不成样子。外套上的拉链拉了一半,衣领处不知在哪儿崩了颗扣子所以领口敞着,脸蛋通红的好像还有些擦痕,乱糟糟的头发上粘着些草叶,看起来滑稽极了。

我们拿手指指点点的,起先太宰并没有搭理我们,从人群中穿过自顾自的梳洗。


然而一切都改变在了那一天,他一样的回来,径直走向了那个呼声最高的人。


我先是听见了惨叫声然后便下意识的奔去。意料之中的结果,一边是抱着手指嗷嗷大叫的人,一边是面无表情的太宰。

”我希望你能笑的更欢。“

冰冷的口吻确实是实实在在的表达了少年内心的怒意。

当然不悦的不只太宰一人,还有那帮起哄的。

我看见了人群中有人紧紧攥着拳头,也有人拧着眉。

估计太宰也注意到了这点,他从围观的人圈中脱身,却停留了说一句话的时间。

”大可以来试试,我奉陪到底。“

你问我为什么还记得?

因为那是我很少看见的太宰,算得上是他认真的一面。



如往日一般,他脏兮兮的回来了。

不过不同的是,他怀里还有一只小花猫。

“喂,小子,这里可不能带宠物。”我好意提醒他,但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在意,只是瞥了我一眼,照旧去了梳洗室。


说来也奇怪,这只小猫没有别的野猫那样闹腾,只是安静地呆在他怀里。

就连”喵“的叫声也很少发出,以致我一直怀疑它是只哑猫。

清洗,喂食,逗弄。看得出太宰很喜欢这只猫。


而每天晚上都能看到这只猫躺在了太宰怀里,是一个很亲昵的姿势。

你问我为什么这只猫没有被发现?

我也不知道。

但是一旦被发现就会被丢弃或者枪决吧

港黑容不下弱小。

大概平静的过了两个月左右,那是个接近黄昏的时候,我被要求去打理首领的办公室顺便去送个文件。

电梯稳稳的停下了,我穿过了走廊,走到了那扇门面前

出乎意料的是,门没有关紧。

我刚想敲门便透过缝隙看到了boss和太宰以及……在boss怀里的猫。

看起来有点眼熟,不……那……那不正是太宰的小花猫么?!

我暗暗吃了一惊,想看看太宰和首领日常的交谈便没有急着进去。

”太宰君很喜欢它?“我看见了boss用手轻轻抚摸了猫的皮毛

太宰没有回话,嘴巴是紧紧抿合着的似乎是连张口的欲望也没有。

他没有眨眼睛,只是死死盯着boss怀里的那只猫。

“那太宰君是不是认为你能保护它”boss歪了歪头,声线柔和了些。

依旧是没有回答的问题。

“但你能给它未来吗。”我明显感觉到了boss声线的变化,然后是他嘴角上扬的弧度。处于平静中的小花猫忽的被悬空。

boss单手掐着小花猫的脖子,另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手术刀

小刀逼近了,我看得见小猫因为缺氧而扑腾的四肢,张开了大口悲凄的叫着。
“ci——”

叫声戛然而止,boss似乎是故意的,溅出的鲜血一部分粘到了太宰的脸上。

我的心跳随着这一幕的上演急速的加快,胸腔内的心跳声清晰可闻。

冷静! 冷静 !冷静!

在那种情况下我无法去做深呼吸。只得一遍遍的告诉几近失控的大脑,去抑制这种视觉冲击。

我不惧怕死亡,但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在眼前,还是有一点难以接受。

也就在那一瞬我看见了太宰闪动的目光然后又复归平静。

“你不也是什么都做不到么。”

Boss似乎很满意自己行为,拿出餐巾小心的擦拭着手术刀。

还未等我完全平复,我就听到了被传唤的声音。

“外面的那位呢?作何感想?”

当我再反应的时候,boss已经出现在我面前了。

“想必你就是z君吧,偷听是死罪,更何况你见证了全过程。”

boss弯下了腰,看着矮小的我,在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?

解释吗?

不不不。

没什么可解释的。

“我愿受罚。”单膝跪地低下头,我做出了我认为最合适的回话,静静的等候着和花猫一样的下场。

¬——被锋利的手术刀割破喉管。

而我等到的是一个难以置信的结果。

“离开港黑,你并不合适。”

怎么可能?我对着这份判决心生疑惑。

“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前。”


没有和任何人告别,我草草打理了自己的行李。

不知该算是幸运还是倒霉,我在转角处看到了太宰。

他是来送我的?

或许是吧,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是偶然经过。

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,和之前一样,但不能反驳的是他在看着我。

出于礼貌性的我还是对他笑了笑,摆摆手,道了句再见。


我离开了横滨也就自然而言的,和我的这位室友断绝了联系。

但天意弄人,在我前几天收拾包裹的时候收拾出了一个笔记本,我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,这个笔记本非是他莫属了。

这本笔记本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,所以我也就很草率的写下来了。

这么想想也过去了十几年了吧。

Boss说的没错,我不适合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。

我在港黑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了,我开始记不清那些同舍的面孔。

但唯独清楚的记住了

太宰治,和他的小花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
【生贺】卟啉症

卟啉症
文/阿凌

食用须知:
双黑太中OOC处致歉。
卟啉症属于遗传病且案例极少。
本文运用的感染途径源自《心理罪》电影,具体病症请自行百度。
预祝食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木木生日快乐。
愿你永远是自己的启明星。
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拼出辉煌。
芊木永存。@木也kiya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甬道的尽头是中也的住处。

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住在那种鬼地方。

啊,对了,我不得不提。他是上个星期才搬的家,也就是我们搭档捣毁敌方老巢的第二天。听boss说他是自己要求入住的。

为什么是听说?

自那场战役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。

我并不关心他的生死亦或是港黑那些关于他的流言。

今日到访,纯属工作需求,毕竟我和他,仅仅是搭档而已。

搭档是什么?互相利用的工具。

甬道内黑黢黢的。

两边墙壁上原本是有壁灯照明的,但由于中也的要求前几天被撤掉了。

水泥地面坑坑洼洼的,好像还有沙子石块掺杂着,从上面走过去很不舒服。

但没办法,这个甬道的大小并不允许车辆通过。

这一路上没有阻拦,只是隐约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。这并不出奇,毕竟离地下室挺近。

微弱的亮光告诉我出口快到了。

我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。偶尔路过了那些个下属,即使隔着墨镜也能看得见他们眉间紧蹙的模样。

我走近了那间屋子。他的住处。

“不好意思,太宰先生,你不能进去——”

我没开口,只是抬眸望着那个拦路的喽啰。
他弯腰哈背的模样真是让人十分的不爽,当然更不爽的是他拦我的路。

我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。
因为那太,浪费时间。

“很抱歉,请您稍等下……中也先生他……”

我没听清他嘟囔着说什么,只是熟练的抽出怀中的手枪紧接着扣动扳机。

“砰——”

我的双手沾满了罪恶,不在乎这一个。

剩下的人低着头,好像还有点发抖。那些模样真是可笑至极。

这就是最底层。

我从他们中通过。血腥味儿越来越浓。

推开了那扇门,他所在的房间。

瞳孔里映射的人正是中也。

头发散落着没有打理,看起来乱糟糟的。最心爱的帽子挂在了木桌角处,看这个位置应该是被挤到那里的。

占满大部分桌子的,不是文件,而是注射器和血袋。

器械盘里还残留着是标着毫升的空血袋和使用过的针头。

纤细的手指轮廓分明,他拿过不透明的杯子咕嘟嘟得喝着。我能看见滚动的喉结以及从他嘴角溜下的红色液体。

我并没有叫他。而是当看场好戏般静静地望着。

或许下一秒这个吸血鬼就会朝我扑来
,我是全然没有能力应付这个体术高手的,但我并不畏惧。这种离死亡咫尺之遥的感觉,甚至令我有些兴奋。

我依旧站着,一动不动。

杯子渐渐被抬起,他如同享受完美餐的孩子,伸出鲜红的肉舌舔舐嘴角的残余,依旧恋恋不舍。

“太……太宰?”

这句称呼中,我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当事者的颤音,那是畏惧。抬起眸子我见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。端着杯子的手不知该如何放下,嘴唇蠕动想要解释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中也,我发誓。

“boss给的任务。就在今晚。”

我面无表情的望着他,现在的中也比哪一天都引起我的注意,他的神态动作,哪怕是一点点细微变化,都会勾起我的兴致。

因为,我发现了他的“罪行”。

我很期待他用手指遏制住我的喉咙,用他的尖牙咬破我的喉管。然后贪婪的吮吸着我的血液。

再然后,上级便会以此来进行拘捕,这个不折不扣的吸血鬼。

哈,真是个不错的故事走向。我细细的臆想着下一步,期待着对方的反应。

然而,他并没有这么做。

“啊,果然还是暴露了吗……遇见你真是糟糕。”他拿起任务单随意的翻翻然后又扔给了我。

我叹了口气,大失所望的转了身。
“糟糕透顶。”

晚上的任务我没有出现,中也一人应战。

和我预料的一样,他现在被押在了牢里。那个满是老鼠和臭气的笼子里。

我和他再次相见是一个星期后。

我推断在那样的情况下,他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了。

我很好奇他的落魄模样,所以我选择了前去探望。

临走前,我去了趟医药室,从那里拿了两袋血液。这个剂量很明显是不够中也饱餐一顿,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让他吃饱。

牢门被缓缓的打开,我能看见蜷缩在黑暗里的男子。

虽然光线不好但依旧能很清晰的看见病态状的肤色。

钴蓝色眼珠深深凹陷在眼眶内,唇瓣没有血色反而是在泛着紫。领口大敞着,玷污了暗沉色的液体的衣领褶皱着下垂。夸张的青胫趴附在表皮上从手臂处帽檐到手面。纤细的手指骨节凸出,手腕处是镣铐。但怎么看那么纤细的手指都能轻松的脱出。

他就那么随意的被人绑在了墙壁上双手无力的向上伸着,我能看见掌心中的指甲印,是掐到肉里而显出的血痕。

那不是被严刑拷打的疼痛造成的。
而是欲望。
在不眠之夜里中也对着甘甜血液的渴望。

我打开了袋装封口,走进了中也。

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上下滚动喉结吞咽了唾液。

“滚开。”

“你应该很渴望才对。”
我坏心眼的把血袋放到了他的鼻子下面。

他的声音很弱,弱到不注意听就会忽视的那种。我能看得出他在极力克制,不然他也不会死死咬住了下唇。

“恶趣味,我才不是怪物。”
我听得见他冷哼了一声,极其艰难的把头扭了过去,避开了我的目光。

“那你为什么要故意将情报泄露。”
我拿开了血袋,很认真的望着,是那种会令人发毛的凝视。


他沉默了许久,许久之后喃喃吐出了我心里想的那个答案。

“喝了它你会好受些。”

“滚蛋。”

我拿着随身的匕首在手腕处用力划了一刀。

鲜血顺着伤口处涌出。

“我是α造血因子的携带者,与那些劣质品想比,是不是更能勾引起你的兴趣?”

他动了动眼珠,举起手摆了摆示意我过去。

“那可是会下地狱的。”他微弱的呼吸声萦绕在耳畔。

“吸血鬼还会怕地狱?”

“也偶尔,让我,做一回好人吧。”

他笑了笑闭上了眼睛。

情报泄露不是罪该万死,但中也的情况实属特殊。

临刑那天来的人很少,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干部的“失败”是人为的。那时的中也已经虚弱不堪了,就连站立靠的也是十字架。

其实只要扣动扳机的事却拖到今天。每个人都在期待着转机,但只有中也知道,没有如果。

“啊……就连柏图斯也没有滋味了,真是可悲。”
他依旧带着他的帽子,乱糟糟的额发遮住了视线。

“砰——”
枪声想起的那个瞬间,我是麻木的。

我手上的鲜血,已经洗不干净了。

没有人再提起中也,至少在我离开港黑之前。

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。只有我清楚。

卟啉症是个不治之症。症状是如同吸血鬼般需要饮食人血。古代欧洲就是采用喝血来进行治疗。而很明显中也也是这么做的。惧怕强光,皮肤会因为光线照射而起泡溃烂,所以中也搬了家。

按说是遗传的病症却因为中也在进攻敌方实验室时不小心感染上的。

中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他对自己的病症只是提到了,并没有说是他人所为,大家都清楚,他不愿拉上同伴陪葬。

当然,他也不会愿意苟且活着。

笔及此,我竟然会有些可惜。

他不像我,应该说是天壤之别。对着倒下的部下,他会咬牙切齿的握紧拳头,而我不会。

他珍惜着他拥有的一切,却唯独错了一步,他自己。

在他火化的那天,他的住处也就被回收了。唯独剩了我面前的这顶帽子。

我可没有收集遗物做纪念的癖好。

是属下悄咪咪的交给了我。

本来我是想扔进垃圾桶的,却鬼使神差放进了出走的皮箱里。

不知怎的,我的回忆又被拉回了临刑的那一刻。

我看见了,很清楚的看见,在子弹飞过的瞬间,他张合的唇瓣。

我没来的及与你告别。
但你这个老好人,也不会怪我的吧

我举起了帽子脑海里映出男子的面容,对着帽檐落下了幽幽一吻。
“在你选择的那一刻,你就已经选择了天堂。”
“好好休息吧,中也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end.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









梦魇【短篇】【双黑太中】【送给木头】

梦魇 

#极短# 

#ooc# 

#致木头#

请你们交换姓名。
【中原中也。】
【………..】
【喂,你怎么不说话?】
【……..】
【欠揍么你!!】
【太宰治。】
这就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初遇的那一天,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进入港黑。
大姐头幽幽的说着,伸手揭开杯盖托起杯盘唇瓣贴上杯壁轻抿了口刚泡好的茶水。回神之际眉眼含笑 “哦?味道还不错哦。”

我坚信大姐头的故事很引人入胜,但是那时的我并不想听那么多,要的就是这个自我介绍。令人不爽的自我介绍。 我勾了勾唇不屑一笑,站起身拿上了外套搭在肩上。

“失陪了,大姐头。”

我转身去了lupin,那间他常去的酒吧坐坐。我点了杯冰啤,对着擦拭器具的老板坐下。室内没有翻修,那些东西那些个装饰还在他们应在的位置上安稳坐着。不过,还是有所变化的。就比如座位上的那只猫,问了问店长,说是一天夜里跑了出去就再没回来。

呵,真是和老师一样呢。我暗暗嘲笑那个逃跑的人,手腕微微使力摇晃了玻璃杯,静静听着漂浮的冰球与杯壁碰撞而发出的清脆声响。

昏黄的灯光安静的氛围,极容易把人迷惑,不是那种灯红酒绿下的纸醉金迷,而是陷入回忆的死胡同,而回忆是个最麻烦的东西,就比如我现在。

我没声好气的看着瘫在我身上的人,我完全可以踹他一脚或者塞他一拳,但我却并没有这么做。

“起来,不就一场仗么,至于这个熊样吗”

我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战役,不算是很艰难,但一路上还是消耗不少的体力。至少面前的这个人好像没有想起来的意思。 他抬起头,以我的胸口做了平台,双手交叉,撑成个小伞状,很认真的看向我

“中也——”

我是震惊的,当我对上这双眸子,他是如此的认真,认真到我忘记了应该结束这个狗血的画面。

他凑近了,凑近了,近到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心跳。

“如果在混沌里看不见前路,就去做好人吧。”

哈?作为一个港黑的干部,这虚伪的善意简直恶心的让人唾弃。

“你tm抽什么风?”我甩手就是一拳,让这张令我泛呕的嘴脸离我远一些。

而他只是在笑,笑的像是一个胜者。

“你又在笑什么?”

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站起身甩着手一个人向前走。

“喂,你去哪儿?”

“去外面看看。”

我目送着人的背影并不觉得有丝毫危机感,我想过无数种可能性,但我绝不会想到那个出身于污浊之人竟然去触碰光明,去实践他那个虚伪的善意。

但我转过身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结局。

他没有回头,我没有回头。

从此是两条相反的路,步速自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